Work From Home 的5個誤解

Work From Home 的5個誤解

疫情第四波來襲,Work From Home 的工作模式再次回到各打工仔的生活中。正在煩惱如何有效率地在家工作的你,又或是猶豫應否選擇WFH的你,不妨先了解以下五項大眾對WFH的誤解。

1. 在家工作易分心?

辦公室及家中的分心來源都各有不同,前者包括電話不停響過不停、附近同事的討論聲、上司突如其來的請求;後者則包括家庭成員的聲擾、社交通訊應用程式的引誘等。然而,分心與否取決於員工是否自律及對工作負責任。只要為自己每天訂下需要完成的工作,並嚴格執行,即使在家中工作仍能保持工作進度及水準。

2. 可以隨時隨地工作?

在家工作的確放寬了員工的工作自由度,但亦有着一定的局限性。即使工作場所轉換了,但工作的日程表依舊,員工仍要繼續與團隊成員、上司及客戶進行會議、視像通話等。所謂的「彈性」,其實是員工自我賦予的。只要員工在工作時間內完成當天所需的任務,剩餘的時間當然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東西。這是因為相比在辦公室裡,在家工作減少了「被監視」的感覺。然而,除非你是獨立工作者,現今大部分工作都需要與其他人配合,意味住大家都要及時跟上對方的進度及工作日程。

3. 遙控工作 = 依賴科技 = 降低工作效率?

很多人認為不在辦工室工作就不能工作。事實上,疫情讓企業及員工意識到原來市場上有很多不同的線上工具可以促進溝通、工作分配及工作進度等。在科技的推動下,人們能更快捷方便地獲得即時的回饋 (feedback),例如讚賞、建議、認同等。以視像通話為例,它並不只限於匯報進度或進行討論。員工可以更直接地得到回饋,例如簡單的表情符號、鼓勵說話、甚至是共享文件的留言功能,一方面能增加他們對工作的動力,另一方面能更有建設性地改善及完成工作。

4. WFH = Work-life Balance?

當你以為在家工作可以將私人時間及工作時間分配得更平衡,事實上兩者的界線只會變得更模糊。因為WFH讓工作和家庭出現在同一空間,使它們更易成為衝突。Work-life balance 從來不是以時間定義,而是取決於自己心態上的調整。即使在家中工作,只要為自己設立清晰的時間表及工作空間,例如每天12至1時只會是用膳時間、工作只會到大廳做等,就能將「Work」與「Life」融合得更自然。

5. WFH 不是人人適合?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偏好的工作屬性,例如有人討厭被上司時常監管、有人比較內向對與同事交流感到不自在等。這一方面考驗了上司及管理層的人事管理能力,另一方面帶出了我們作為員工都需要清楚知道自己在WFH的環境下能如何充分利用自己的特性去妥善完成工作。

畢竟能夠在保障員工的健康下,同時在工作滿意度及生產力取得平衡,WFH亦是暫時最佳的做法。盼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能夠享受一個健康、開心的工作環境及社區吧。

探訪Work-life Balance的佼佼者 – 芬蘭

探訪 Work-life Balance 的佼佼者 - 芬蘭

Work-Life Balance 指的是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儘管我們時常將這個概念掛在嘴邊,但現實上大家又能夠達致平衡嗎? Work-Life Balance 知易行難,但原來遠在芬蘭,竟然可以將這概念轉化成生活文化,讓96%的芬蘭人都享受着真正的平衡。

帶你出走亞洲

在1996年,芬蘭政府已經立例規定員工不得在每星期工作超過40小時,以及每天超過8小時。到了2020年初,當地政府再推出新的措施,放寬員工可以靈活地決定自己在何時上班下班,以及在哪裡工作。換句話說,員工不一定要在辦公室內工作才算上班,他們可在家中、咖啡店、公園、共享空間內處理公事。這種史無前例的全國式彈性工作模式當然絕不容易實行,當中原來取決以下兩大關鍵。

信任 — 芬蘭根深柢固的文化

上司對員工的信任,往往都影響着員工的工作表現。當員工擁有上司的信任,得到自由度去選擇工作時間以及地點,員工亦會透過完成工作要求去回應信任。當然,此信任亦建基於員工的自律表現。

溝通 — 上司員工打好關係的重點

員工想達致Work-Life Balance,就要預先向上司說明工作期望,並作出磋商,務求讓雙方同意彈性工作的安排。除此之外,即使不在辦公室工作,員工與上司亦要建立定時的溝通會面,以確保工作進度達標,及保持良好的關係。

作為Work-Life Balance之首,芬蘭人告訴大家要達到平衡,「彈性」是非常重要。相比所有工作條件及要求都是硬性規定,彈性的工作性質有助提升員工的生產力和效率,以及增加對工作及生活的滿意度,讓芬蘭人的快樂指數也冠絕全球。Work-Life Balance從來都不只是口號,你又準備好立即行動去尋找你的平衡了嗎?

參考文章:BBC Worklife – Why Finland leads the world in flexible work (Aug 2019)

瑞典人的工作生活文化 – 談性不談錢

瑞典人的工作生活文化 - 談性不談錢

性事或財富,你更願意討論哪一樣?我們每天都辛勤地工作,渴望有一天會升職加薪。歡喜的事情當然要慶祝一番,有人會買名貴禮物獎勵自己,有人會在社交媒體把喜事公告天下。原來遠在北歐的瑞典人,卻會通通避談薪金或財富?

詹代法則 (Law of Jante) (瑞典文:Jantelagen)

這條法則植根在北歐多國的文化當中,它的精華在於「不要以為你很特別,不要以為你比『我們』整個群體優秀」。瑞典人崇尚謙遜。特別是談到財富,包括與別人討論自己的薪金,他們都會選擇避而不談。他們認為談論自己的財富只會帶來一種吹噓的感覺,令自己及身邊的人都會感到不舒服。因此,他們寧願談論自己的性事,也不願意與人透露薪金。

薪金多與少真的是最重要嗎?

很多人上班工作為的都是每月收到的薪金。然而,這只是工作為你帶來的物質滿足,工作內容的自身對你來說又是甚麼呢?與其在無止境的薪資大賽裡競爭,不如在工作裡尋找自己舒適的空間、做自己喜愛做的事、在工作任務中為自己訂下目標及挑戰。這些工作為我們帶來的內在滿足感,比每個月獲得的薪酬更矜貴、更幸福、更長久。

國民生活滿意度因而大幅提升

當人們重視的不再只是金錢財富,而是工作為人們帶來的滿足感。人們不再計較自己的資產,願意投放更多時間於其他生活方面,例如家庭生活、朋伴相處、健康飲食等。所以,很多北歐國家包括瑞典、挪威、芬蘭等,其國民快樂指數、生活素質指數、和平平等指數等,都高据全球。

對於在香港或台灣生活的我們,「沒有薪酬,哪有生活」的想法的確還影響住我們的工作態度。從北歐人的生活文化中,我們學會了「越是執着薪金財富,只會越難得到快樂生活」。從今天起,我們亦要學會放低執着,嘗試從工作中尋找真正的樂趣,讓自己脫離被薪金束縛的枷鎖。

參考文章:BBC Worklife – Jantelagen: Why Swedes won’t talk about wealth (Oct 2019)